信息搜索
高级
 本站专题
 · 语文味集锦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 课题之窗工作室报 > 向浩频道
文章标题: 《向浩:您是死不了了(《门前桂花槐花香》读后)》
     阅读次数:2126
 版权申明:本站发布的原创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向浩:您是死不了了(《门前桂花槐花香》读后)

 

(语文味网岭南编辑2012年10月21日按:程少堂老师的的散文《门前桂花槐花香》写于201281——2日,83日挂语文味网,向浩老师84就给语文味网投稿信箱发来本文。今天将向浩老师的文章挂语文味网。

 

您是死不了了

——读程少堂散文新作《门前桂花槐花香》随想

 

作者:  向浩(南山区第二外国语学校)

 

 

说是“随想”,就是真没想好怎么写。但看了这篇文章后,心里一直痒痒的,就是想写,于是意为“随便想想”吧。

我是很喜欢老师的随性的,总疑心此人应该魏晋时期刘伶、嵇康之辈。于是也总疑心他日某天教授兴致一起,也会赤身裸体在书房一人狂写《生命的味道》,不在乎周遭的评议,不在乎周遭的浅俗。

喜欢他的这种随性,自然就喜欢他的课上的“随性”和文章的“随性”了。

《门前桂花槐花香》是今日清晨的一份感动,这份感动非常奇妙,它没有平日里内心的阵痛和泪腺的酸痛之感,只是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被挤兑欲裂但又未裂之感,感而不伤。

文章最后写道:

对!要赶快写,不写出来,那天我要是死了,别人自然不可惜,我自己肯定是要可惜的不是?

读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您是死不了了!

 

您真的死不了了,不信,您看看那颗桂花树!

第二年,父亲去世了,桂花树的花竟比上一年少了许多,只零零星星的。

树即人,这是灵的相通。父亲的去世让您陷入深深的痛苦,也陷入深深的人生反思,一篇《祖母爹》不知感动了多少读者。“祖母爹”的离去,触动花的精气,一时间花少了很多,只是零零星星的。其实我一直把这种现像不固执地理解为“触景生情”,因为这样太没有生命力了。我推崇程颢的哲学观点,很赞同万物之间是有一种内在联系的,人的亡去和花的凋零都不过是人与物之间的这种联系的表现,天地万物之间本来就是合一的。很多作家情到真处、思到深处都会油然而生地产生这种直觉,如宗璞的《紫藤萝瀑布》和林海音的 《城南旧事》中就有类似的描写。

您想及此,似乎感应到了树和人的某种联系,于是越发关心院中的那棵桂花树来。每次和母亲通话都必须问起,似乎这树象征着什么,似乎它牵动着您的内心的某根敏感的神经。当我读到:

一次,母亲告诉我,桂花树朝南的一面枯了,朝南的一面叶子都落光了。听后我很着急。春节回家后一看,果真是半边枯萎,朝南的那面叶子全无,看上去,就是整棵树不死,半边绿叶的样子也很不好看了。

我突然也莫名地酸楚起来,我的眼前出现了那位慈祥的老母亲,突然担心起她来。这种浓浓的酸楚是在她为儿子“做了不少我小时候喜欢吃的家常小吃”等几十年如一日的无私给予和爱护的母爱中积淀起来的。这种自然的情愫异常可怕,但我固执告诉自己这只是自己对教授的一种错意猜测,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教授,当时当日,您也应该如此这般的有些想法吧。

待我拿锯子锯掉一个小枯枝后,发现表面看上去的枯枝里面并没有枯,大喜,告诉母亲朝南的一面能活过来。回深圳,过段时间后电话再问,母亲就告诉我,主干下面爆出细嫩枝来了。

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莫怀戚在《散步》中写道的句子来:这南方初春的田野,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有的浓,有的淡;树上的绿芽也密了;田野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这一切使人想起一样东西——生命。 

教授,您精心呵护难道仅仅就是一颗桂花树吗?当然不是。您呵护是您的《中国语文教学美学新体系——以语文味或文人语文为中心》,是您的“《生命的味道》”,是您的“语文味”,是您的母亲……他们都长出了细嫩的枝来。不,是“爆出细嫩枝来”、“如今已亭亭如盖矣”,这样顽强的生命力,您说,您死得了吗?

 

您真的死不了了,不信,您再看看那颗槐花树!

门口院子的西面,有一株老槐树,是三十多年前,老母亲从野外带回的一颗小树苗,栽在院子里的长大如斯的。

这是一次生命的际遇,因为母亲有了槐花树,因为母亲有了槐花树的“长大如斯”。

这棵槐树,说她老,是因为我们家没有比她更老的树了(以前有过,但是由于我们家宅子地迁移,以前种的树都锯掉了)。我提前和姐夫打了招呼,盖新房时,院子里的槐树一定要留着。

若干年之后,您执意要保留着这棵老槐树,大家都知道,您要保留的哪只是树呢?那是一种希望啊!那是一种理想啊!其实您的很多执着,都是像对待这棵树一样对人和事件本身善的执着、真的执着和美的执着。当然,那种“拿锯子锯掉一个小枯枝”的断然做法也为您在生活着增添了许多烦恼和伤痛。

2009年盖新房时,据说家里的人和邻居一致主张把这棵槐树锯掉,以便给门前的院子空出更多空间。

我深刻地理解您写“万言书”的痛楚,我作为一个非常卑微的人士对这件事情无法评价一二。但每一个有理想的人,都会有执意“留下槐花树”的经历的,不管这将牺牲多少“空地”,不管这将“遭受多少人反对”,但这可是您和老母亲坚持了30多年的一种意念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很多人在很多事上默默坚持了很久,付出了很多,但没能得到应有的公正评价,是因为有了些棱角,或者是因为没有遇到“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的机缘,说实话,人年轻的时候总是会在是“实干”还是是“投巧”中徘徊,因为现实总是给年轻人上一些“不正经”的人生课。

如今这棵老槐树,长得又壮,又高(有20高吧?),夏天,秋天,枝繁叶茂中花团锦簇,清香四溢。

这是多么自豪的描写啊!这种自豪就是源于一种最为简单的固执和最为简单的执着。生活在告诉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在生活中就应该坚守一些外人看来无法理解的固执与执着。看看社会中多少成功人士谁没有受排挤过,谁没有被冷落过……当年第四次反围剿时,王明博古从骨子里瞧不起毛泽东,认为毛是土包子,对毛的游击战术持怀疑否定态度,让毛丧失了中央领导权,甚至差点被害死,但最终在毛等人的坚持之下,情况发生了逆转,毛泽东最终带着全中国人民走向了新生。

所以,教授,您真的死不了了!

 

您真的死不了了,不信,您再看看桂花树的那个人!

 

这本书的提纲当然是一直在心中酝酿的,731日清晨,眼睛并没有睁开,就躺在床上冥想这个提纲。农村的早晨异常清静,我呢,身心异常和谐,感觉异常灵敏,心力异常集中,头脑异常清醒,思路异常清晰,并没有反复斟酌,没想一会,平时觉得理不清的大思路“然已解”。于是立即翻身起床,从背包中拿出随身带的小笔记本,靠在床头,立马写出了这个一级提纲。

在佛教修行中有种叫做“棒喝”的方法,说的是一个人若到了顿悟的边缘,这就是禅师最能帮助他的时刻,禅师们就施展他们“棒喝”的方法,助其发生顿悟的一跃。我以为,宁静的农村早晨就是拿棒的“禅师”,教授便是那经常被“棒喝”而常有顿悟一跃的人。正是这一方水土才孕育了这么富有才情的当今语文届叱咤风云的“语文味”流派的创始人。

只花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时间。

这是何等的智慧啊?这是厚积薄发的显现,这是钟灵毓秀的显现。

今年暑假期间,要把这本书的二级、三级提纲写出来。然后用一年左右时间,将这部对我的语文味理论带有总结性的著作完稿。之后,出书前,如有可能,希望在哪家语文杂志发个连载。

说不好听些,我死之前,说好听些,我退休前,是至少要出四卷的。这四卷以“味”为核心,是一体的。已经出了两卷。这一本是第三卷。还有一本是自传性小说《生命的味道》(暂名,不过书名中会有一个“味”是肯定的),要将我这一辈子奋斗的酸甜苦辣,都用小说形式写出来。

这本小说,我一生都在准备。很有可能,我最好的文字作品是这本小说。

也许还能出五卷。不过五卷不强求。

 

教授,诚如斯,鉴于斯——

您的精神死得了吗?

你的志气死得了吗?

您的才情死得了吗?

您的智慧死得了吗?

您的理论死得了吗?

您的“语文味”死得了吗?

 

您真的死不了了!

这一切,定将永恒!我们定能闻到您家门前槐花桂花的香味的。

 

20120804


最后更新[2012-10-22]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友情链接:
语文教学资源 三人行中学语文 五石轩 高考168 三槐居 语文潮
中学语文在线
课件库 一代互联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