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级
 本站专题
 · 语文味集锦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 高考园地百家争鸣
文章标题: 《【转载】吴春来:从“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说开去》
     阅读次数:1593
 版权申明:本站发布的原创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吴春来:从“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说开去

从“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说开去

 

■ 湖南  吴春来

源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a6909f0102v0p4.html

 

一日,陕西一友人跟我网聊时说,他加入了“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

我按捺不住自己的急性子,笑着回复道:不会是炒作吧?他说:“好奇而已,所以加入了。”接着他抖出一商家机密:只要公司操作得法,成功打造一位老师,一节课原来几十元就会变为几万元,课堂价值大增。

听后,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曾跟一位搞音乐创作的同学喝咖啡,在咖啡厅悠扬的歌声里,老同学无奈地摇摇头说,现在的歌手想出名,不单凭歌唱得好,更离不开后台;歌唱得好的人其实有很多,关键看有没有人捧你。他的话令我想起教育界的事情来,据说某位年轻的特级教师,也是因为媒体一次次的炒作、宣传才赢得了如今的大名;现在流行的“某某杯”优秀教师、师德标兵,凡此种种,背后谁离得开政府和媒体推动?值得一提的是,见过一“最美教师评选”活动,竟由一家房地产开发商赞助。
   
 然而教育不是商场、娱乐圈,教师绝非商家、歌手。教育,它远离功利,呼唤性灵,要耐得住“板凳一坐十年冷”的寂寞;它不是商家大忽悠欺骗顾客,举着一个高音喇叭到处吆喝搞甩卖,也不是三流歌手临街搭个舞台,露个肚脐眼跳几曲劲舞吼上一嗓子,再向观众抛个媚俗的眼。一切借机上位、肆意炒作都不适合教育。惜乎,如今的好些个名师喜欢在热热闹闹中赚人气,四处搞讲座、全国各地上公开课,像明星开巡回演唱会似的。真正的教育家,“玩”的不是出镜率,而是真学问。让人敬佩的教育大家如蔡元培、陶行知、叶圣陶、晏阳初,他们的思想影响深远,当时媒体极不发达,而他们的名气至今如雷贯耳。时下一些老师只因上了一两节成功的公开课,就敢自命不凡,借助报刊或网络大肆鼓吹,胆儿够大的。

前不久去省城听专家作高考分析报告,好不容易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钻出一条生路,急切地交费领到会议资料后,猛然看见某某文化公司主办的字样,差点当场晕倒。高考跟公司联姻,也算是中国特色的教育了。为何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由此可见一斑。

有点扯远了,还是回到“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这个话题上来。

曾听说过诸如红楼梦研究所、孔子研究所、叶圣陶研究会等等研究机构,然而一位中学教师(是不是大家,姑且不论)尚在人世,居然有人成立研究所召集天下精英研究之,够夺人眼球的。

平心而论,此位被研究的老师是我崇拜的偶像,他的文字我非常喜欢,他的思考常常能引发我的共鸣,但他的思想真没达到被人特意成立研究所来研究的地步,如果举办一场向他学习的活动,倒显得非常必要。滑稽的是,研究发起者是一位比被研究者年纪更长的老者,当然不排除“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的由头。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殚精竭虑为之摇旗呐喊,很是令人于心不忍;而且,此研究所不是“仅此一家,绝无分号”,已在全国设立了多家省级研究室,散发一股传销的味道。试想,当代教育界谁能有这样的学问可以理直气壮成立这样庞大的研究机构?事实表明,如此行为,并不是炒作,因为他的名声已经很大,没必要粉妆浓抹。记起著名美学家李泽厚先生出版《论教育·人生·美》一事来,曾有人多次请求李泽厚先生出版一本有关教育方面的书籍,学贯中西的他委婉予以拒绝,理由是:自己对教育发表的意见并没有多少;最后李先生的书还是出版了,他勉强同意的原因是:对于一个人的一生,中小学教师所起的作用要比大学教师重要得多。现在的“某某教育思想研究所”,难道“某某教育思想”深邃得需要大家争相去探寻、揣摩、考证?难道他的思想对教育洞若观火,是引领天下老师前行的圣灯?“某某老师”同意成立其教育思想研究所的心理大抵跟李先生相似吧,我是这样理解的。不过,前几日他在《请谦逊一点》一文中说:

再早一些,出版社爱在我的著作的封面上写上诸如‘著名教育家、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式的教师、一本改变千万教师的教育名著、一首感动广大读者的教育诗、一个永远美丽的教育通话’之类的用语。这些让我脸红的广告词,经我的一再请求,最后都从我的书上消失了。

令人感兴趣的是,不知对于他的教育思想研究所,他脸红没?——在第三届年会留影上,我见此公被老师们簇拥其中开心得不得了。

由此想起陶行知说的那句掷地有声的话“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其实教育的精髓在于“真”;教育最忌惺惺作态,假谦逊不如真狂傲,真教育需要说真话。中国自古推崇谦虚的品质,倡导“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我们也惯用这样的训条来教育学生。而“某某老师”给人的感觉是跳摇摆舞:一边摆出谦逊的姿态,一边做着极不谦逊的动作。但愿这样的不谦逊是被迫的,是为教育而做暂时的牺牲,因为研究所每届年会都颁发“某某式”教师荣誉证书,听他们的口气,“研究某某老师,成为某某式老师”,貌似可以治愈当今教育沉疴,故而大家趋之若鹜,如获至宝,人人俨然教育家或者准教育家,日后捧着个证书抬头挺胸走出去,身价、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课堂GDP自然也提升了。不过委屈了“某某老师”,敢说真话的人恐怕不得不怀疑他的真情、真意。

还有一位被主持人称为教育家的人,在一次演讲中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一生从事教育、研究教育,从不关心名与利。后来听闻有人邀他去福建某中学讲座,他开出的条件是:

一小时五千元,住五星级酒店。

你瞧,这位不计名利的教育家,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2014年9月30夜草


最后更新[2014-10-17]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友情链接:
语文教学资源 三人行中学语文 五石轩 高考168 三槐居 语文潮
中学语文在线
课件库 一代互联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