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高级
 本站专题
 · 语文味集锦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 课题之窗名师频道 > 张岩频道
文章标题: 《大庆张岩发表论文:程少堂教学课例的精神特质》
     阅读次数:2015
 版权申明:本站发布的原创文章或作品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本站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及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大庆张岩发表论文:程少堂教学课例的精神特质

大庆张岩发表论文:程少堂教学课例的精神特质

2015-5-25 18:26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代表课例与“语文味”

——谈程少堂实践课例中精神特质的隐性特证

              张岩

大庆市第一中学)

(原载《黑龙江教育》杂志2015年第5期)

 

笔者着重研究程少堂的七个代表课例,这七个代表课例均来自“语文味”网站,两本专著中的课例属于删节版本。因此,笔者所收集的研究“代表课”的材料是程少堂老师课堂实录的未删节版,这样更有研究价值。以他对教学风格的界定为研究主线,笔者重点分析程少堂实践课例中精神特质的隐性特征。归纳总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豪放——创造的“语文味”

(1)程少堂与庄子

程少堂的语文课之所以有“语文味” “文化味”,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受庄子散文的影响。从2002年“语文味”代表课的开山之作《荷花淀》到2007年“语文味”代表课的转折之作《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直至2011年代表课的扛鼎之作《锦瑟》,等等,纵观所有课例中均含有程少堂精神特质的隐形特征即是“豪放”。

如果说古代神话传说是“无意识”“浪漫文学”的源起,那么庄子就是“有意识”“浪漫文学创作”之祖。庄子崇尚自然,重视“美”的自然性,因此庄周的文学作品具有汪洋恣肆、幽默深邃和浪漫特色等风格。程少堂的语文教学过程中均有庄周文学风格的余波微痕。

其一,从庄子的汪洋恣肆到程少堂语文课的至博、至大、至深。

“汪洋恣肆”由水宽阔无极貌引申为形容文章气势磅礴,有放肆无忌引申为形容文章气势豪放。从寓言故事“扶摇直上”和“望洋兴叹”看庄子散文和程少堂语文课的共性特征至博、至大和至深。

《庄子·逍遥游》中的寓言故事“扶摇直上”: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庄子·秋水》中的寓言故事“望洋兴叹”: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                                                                                  

读庄周的文章感受他创作内容的开合自如和语言的豪放大气,如滚滚海水汹涌而来。多数用寓言故事的形式承载深厚的意蕴,抑或嬉笑怒骂、抑或豪放纵情……他的文章是为“说理”服务的,我们可以认为庄子是一位“哲人式”的“诗人”。在庄子的笔下哲学是第一位的,其次是文学。所以,潘胡锁老师在《庄子》汪洋恣肆风格论一文中指出——哲学与文学的融合,理念与意象、形上与形下、象外与象内、方外与方内、自然观与人生观的结合,极大地丰富了文章的吸纳量和涵载量,赋予《庄子》至博、至大、至深的思想内容。

程少堂所有代表课的教学过程中所显露出的至博、至深、至大的精神特质。根本原因在于其读书量之大,是新生代语文教师的“导师”。2011年12月仅一节广东省公开课《<锦瑟>:中国诗歌美的“四个代表”》备课阅读参考主要书目就达51本,书籍涉及《李商隐诗选评》《中国诗学》《中国艺术精神》《美学原理》《像唐诗一样生活》《哲学导论》《朗读学》《中国数文化》《文化语言学》等;2012年9月讲授《沁园春·雪》一课时备课阅读书目达44本之多,书籍涉及《毛泽东的诗与人生》《鲲鹏之梦——毛泽东诗化哲学评传》《毛泽东传》《毛泽东诗词鉴赏》《毛泽东诗词疏证》《古典文学论丛》《词学的星空》《20世纪词学名家研究》等。

程少堂曾指出:名师和一般教师的主要区别之一在于:真正的名师都是教育品牌的创造者。商品有流行品与奢侈品之分。奢侈品虽然被称为“非生活必需品”, 但从社会意义上看,奢侈品的消费是一种个人品位和生活品质的体现。教育品牌是理论和实践的统一,同样既有“流行品”也有“奢侈品”,且二者各有价值。一流名师在打造品牌的过程中往往会在二者之间找到一种平衡。有志向的年轻教师,应在追求教育的“奢侈品”上花相当的精力,以提升自己的个人品位和教育生活品质。

语文教师要不断的引入“源头活水”丰富自身的文化内涵,打造属于自己的教育品牌。在语文教育教学中才会形成自己的授课风格,以此来拓展授课内容的广度、深度和宽度。“文化内涵”的提升是语文教育教学中“至博、至大、至深”的资本。

其二,从庄子的幽默深邃到程少堂语文课的至静、至俗、至明。

从寓言故事“鲁侯养鸟”和“东施效颦”看庄子散文和程少堂语文课的共性特征至静、至俗和至明。

《庄子·至乐》中的寓言故事鲁侯养鸟:“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 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此以己养鸟也,非以鸟养鸟也。

《庄子·天运》中的寓言故事东施效颦:“西施病心而颦其里,其里之丑人见之而美之,归亦捧心而颦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妻子而去之走。彼知颦美,而不知颦之所以美。

列举了上文简单的两例,庄周的散文具有幽默深邃的典型特征。尽管幽默、诙谐、辛辣、讽刺的小寓言篇幅短小精悍,却可以给读者留有深刻的印象。主要原因就是庄子的语言使得读者可以静下心来思考,通过“至俗”粗浅的内容和形式要在“至静”的精神状态下反思;体悟其中深刻道理达“至明”的深度。

 “至静”可以理解为是在静的精神状态下知物,所以知物而不为物所扰动。知物而不为物所扰动的情形,正如镜之照物;“至俗”可以理解为寓言故事内容多选取简单、粗浅的小段子。庄周的散文多为由浅至深、由静至动、由内之外、由俗至雅,俗是形式,雅是实质;“至明”即由大笑至沉思,人们更加明确清楚事物和事理的本质。

  程少堂平日里必备的课程就是备“幽默素材”,使得他的代表课很难“防制”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幽默元素。带有“语文味”的语文课还应该具有至静、至俗、至明的隐性特征。

程少堂的积累幽默素材的习惯,是受武汉市新洲区教育局教研室语文教研员谢汉斌先生的影响。他曾经是程少堂的初中语文教师,课上以幽默见长。程少堂有积累幽默素材的习惯,大多来源从书籍,也有电视节目中的相声、小品同时生活中也随处找寻素材。他随身都会装有一个翻得很旧的小本,这就是他的幽默素材库。

程少堂积累幽默素材在代表课中有了投射。如代表课《荷花淀》中就有从笑话中提炼幽默素材的例子:你看这些女人之间的关系。有一则幽默,女同学听了不要生气,是个笑话。有个老师说:“女同学喜欢说话,一个女同学等于500只鸭子。”第二天上课时,有位女同学报告:“老师,外面有1000只鸭子来找你。”会是谁?找他的是老师他妈和他妻子。(笑声)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有时候在一起容易闹矛盾。但是,我们小说中的女人闹矛盾没有?(学生答:没有)她们之间的关系,用一个词概括一下,夫妻之间,人与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代表课《锦瑟》从相声中提炼幽默素材的例子。

赵振铎撅起嘴

赵世忠:哎,这嘴还真小了,看她怎么说话吧,姑娘你姓什么?

赵振铎:姓吴。

赵世忠:姓吴,这还真没张嘴,姑娘你叫什么啊?

赵振铎:叫葫芦。

赵世忠:啊?哪个大姑娘叫吴葫芦啊? 那你多大了?

赵振铎:二十五。

赵世忠:哦二十五,那你属什么?

赵振铎:虎。

赵世忠:错了不是,二十五岁应该属马。

赵振铎:一说“马”那嘴就大了。

赵世忠:你家里都有谁啊?

赵振铎:父母。

笔者不一一列举,总而言之。幽默者必聪慧敏锐、胸怀宽广、潇洒超脱。只有居高临下地俯视人生、看穿世间万象的变化,审视社会幕后的滑稽怪诞才能随口而出即成幽默,让人在轻松愉悦的气氛中悟出许多道理。从庄子散文中体现的幽默深邃窥见程少堂语文课中体现的“至静、至俗、至明”的隐性特征。

其三,从庄子的浪漫特色到程少堂语文课的至纯、至真、至美。

从庄周的寓言故事“庄周梦蝶”和“沉鱼落雁”看庄子散文和程少堂语文课的共性特征“至纯、至真和至美”。

《庄子·齐物论》中的寓言故事庄周梦蝶:“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齐物论》中的语言故事沉鱼落雁:“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自我观之,仁义之端,是非之涂,樊然乱,吾恶能知其辩!

庄周的寓言故事多富有浪漫主义色彩,从程少堂代表课中的教学立意里能发掘他身上的“文人浪漫气质”多于“学者理性气质”。笔者主要是看他课例中的教学立意:《把玩诗歌》的教学立意就纯粹从文人的角度去率性地赏玩诗歌;千古文人《世说》梦的教学立意同样以文人的视角去新解《世说新语》……简而言之,几句话:他在《把玩诗歌》的教学中俨然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孩童;在《用另一种眼光读孙犁》的教学中俨然是一个满腹知识的耄耋老者;在《用优美的汉语描绘优美的人性》的教学中俨然成为一个语言学家;在《生活处处是语文》的教学中摇身一变成为了美食家;在《在“反英雄”的时代呼唤英雄》的教学中是语文教育教学中的“英雄”;在《陌生化:艺术的“头脑”》的教育教学中成为了美学理论家;在《中国诗歌美的“四个代表”》的教育教学中是中国诗歌研究家;在《毛泽东的文化魅力与英雄悲剧》的语文教学中是毛泽东思想的研究者。

这些创新式的语文教学设计和立意主要是源于他的浪漫文人气质,因此他的代表课中有“至纯、至真、至美”的隐性特征。

(2)程少堂创造的人生

笔者认为程少堂的人生是“创造”的人生,是追求“美”的人生,是追求“高品质”的人生。他从做中学教师起到读教育学硕士直至做大学教师之间,主要运用“跳出理论来研究理论”的方式积累丰厚的理论基础。同时不间断地用实践引领理论,在语文教育教学实践中辨别自己主张的语文教育教学理论的真伪,主要采用的“跳出实践研究实践”的方式。

正如,叶朗教授在《美学原理》中提出的:创造的人生,就是一个人的生命和创造力高度发挥,甚至发挥到了极致。这样的人生就充满了意义和价值。中国古人说“生生不息”,生生不息,就是生而又生,创造再创造。生生不息的人生就是创造的人生。程少堂以庄子散文的“汪洋恣肆”、“幽默深邃”、“浪漫特色”作为语文教育教学中再创作的源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具有豪放特征的“语文味”的代表课。

诗性——诗意的“语文味”

(1)程少堂与海德格尔

程少堂的语文课之所以有“语文味”、有“文化味”,另外一个原因即是受到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和德国古典诗歌荷尔德林诗句的影响。德国诗人荷尔德林高声唱道:“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享有物质生活的同时,能够在精神的家园中“诗意地栖居”,这是一种至上的境界。海德格尔认为这句话道出了生命的深邃与优雅,认为只有“诗,使人栖居于这片土地上”,并把“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作为自己的哲学与诗学要点。

 “语文味”理论中的诗性体现:所谓“语文味”,是指……同时又令人陶醉的诗意美感与自由境界。程少堂关于“语文味”概念的界定把体验“诗意美感”和“自由境界”作为衡量“语文课”是否有“语文味儿”的一个标尺。可见“语文味”理论与实践中“诗性”和“诗意”的元素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语文味”实践中的诗性体现:课例《用优美的汉语描绘优美的人性》中诗意的解读中国语言文化;课例《生活处处是语文》中诗意的解读中国饮食文化;课例《用另一种眼光读孙犁》中诗意的解读中国中和文化;课例《在“反英雄”的时代呼唤英雄》中诗意的解读中国数字文化;课例《千古文人<世说>梦》中诗意的解读中国知识分子精神文化;课例《中国诗歌美的“四个代表”》中诗意的解读中国诗学文化。

(2)程少堂诗意的人生

  程少堂语文教育教学思想中有着追求“完美”的诗意理想。他的返璞归真对自然的崇尚;他的高峰体验对美的向往;他的自由境界对桃源的情结;他的文化迷醉对诗意的感悟,诸多方面元素的融合形成程老师语文教育教学中理论与实践的个性特征。同时创造了属于程少堂自己的诗意人生。

诗意的人生就是跳出“自我”,跳出主客二分的限隔,用审美的眼光和审美的心胸看待世界,照亮万物一体的生活世界,体验它的无限意味和情趣,从而享受“现在”,回到人的精神家园。他在备课的过程中要享受啃噬书本的快感,他在授课的过程中要品尝吞吐知识的快感中,他在反思和评课中要欣赏成功或失败的快感,实质上就是为了回归自己的精神家园,找寻“自我”“真我”“本我”,目的就是以“课”的形式再现一个“我”的精神家园。把自己的各色精神家园以“公开课”的形式和当下的学生真情述说、把自己的各样的精神家园以“代表课”的形式和当下的教师率性沟通、把自己的全部知识蕴藏毫不保留的以“研讨课”的形式和当下的文化语文和社会世风进行互换。

在语文教育教学的审美体验中,师生之间的表达和交流常常富有诗意,带有一种审美与狂喜的色彩,

这种诗意的语言仿佛是表达这种存在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语言。程少堂的代表课例是极具个性魅力的,他用躬身的实践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具有诗性特征的“语文味”的代表课。

浪漫——爱的语文味

(1)程少堂与马斯洛

程少堂的语文课之所以有“语文味”,有“文化味”,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受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的影响极大。

简单地讲每一位从事一线教学的教师都会经常性有一种精神上幸福的快感和满足感,就是偶尔会碰到一节让你自己很满意的课。你在课堂上与学生配合默契,达到一种精神上的和谐互通,无论是知识上的交流还是能力上的训练以及感情上的配合都表现得十分融洽。给授课教师所谓的“幸福感觉”即是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高峰体验”概念。上文强调的是一种“属于存在价值的欢愉”和“凯旋的特性”的高峰体验。

(2)程少堂浪漫的人生

程少堂的“浪漫”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他自身的那种文人独有的浪漫情怀,二是体现在他打造的“语文味”代表课例中的浪漫特征。只有情感丰富的语文教师,才能用饱含情感的小宇宙来影响别人,并通过每一节富于情的语文课传播内心的声音,他人才能在情感上和他产生的共鸣。如《用优美的汉语描绘优美的人性》中作品《雷雨》的关于鲁侍萍“一朵梅花”的浪漫解读;《用另一种眼光读孙犁》中对夫妻和谐关系的浪漫解读;《千古文人<世说>梦》中作品《红楼梦》的关于林黛玉眼泪的浪漫解读;《毛泽东文化魅力与英雄悲剧》中对伟人毛泽东的文化性格的浪漫解读。

程少堂的大部分代表课例是都是极具浪漫情愫的。他用敏锐的情感触须去触及多元文化世界和触碰中国文化的内核,用语文教学实践创造属于自己的具有浪漫特征的“语文味”的代表课。

程少堂追求创造、诗意和浪漫的人生。在这种最高的人生境界当中,真、善、美得到了统一。在这种最高的人生境界当中,人的心灵超越了个体生命的有限存在和有限意义,得到一种自由和解放。在这种最高的人生境界当中,人回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最后更新[2015-5-26]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 友情链接:
语文教学资源 三人行中学语文 五石轩 高考168 三槐居 语文潮
中学语文在线
课件库 一代互联
       

Copyright@2001-2011 YuwenWei.net All Rights Reserverd.

>